我的位置: 贝尔.格里尔斯刀 > 文化 > 正文

吳慶強:《貴州日報》伴我成長 | 創刊70年·我與《貴州日報》征文





講述人吳慶強,貴州綏陽人,遵義市詩詞楹聯學會會員,綏陽縣詩歌、詩詞學會會員。


小時候,我生活在綏陽縣城,常常聽到郵遞員的自行車鈴聲,就會看到綠色自行車橫杠上馱著帆布郵袋的郵遞員投遞報紙來了,其中,總會有散發墨香的《貴州日報》。


那時候,住在外婆家,一家6口人擠在樓上樓下共40平方米的木板房里。因木房陳舊,到處是縫隙,只好找來報紙糊在木板墻壁上,因此,經常能看到糊在上面的各種報紙,包括《貴州日報》。


稍大些,在父母工作的地方也常常見到有《貴州日報》,因年歲小,識字不多,一直沒詳讀過上面的文章,只是十分羨慕那些能在上面寫文章的人。



直到有一年,我在縣城大十字郵局門口閱報欄看到《貴州日報》刊登出深圳改革開放的消息,這才第一次詳讀了《貴州日報》。


從它上面,第一次知道中國有個深圳,第一次知道“改革開放”這個名詞及其意義……當時我正在上初中。


隨著歲月增加,自己有更多機會看到《貴州日報》,并從中獲得更多綏陽縣城以外的消息。


參加工作后,有閑暇也常常細讀《貴州日報》,細讀各種文章,了解黨的政策方針,并知曉國內外的各種消息,《貴州日報》是帶我看世界的一個很好的窗口。


2002年,我成了一名下崗工人,當起了個體戶,雖途經坎坷,但生意也算順利,現在享受到了中國改革開放的紅利,買上了大樓房,開上了小轎車,報紙再不用糊墻壁了,而是專門疊放好后品茶時閱讀,過上了幸福的小康生活。


我與《貴州日報》緣分最深的觸碰是在2017年11月。我寫的一首小詩,被綏陽縣詩歌學會推送,有幸被編輯老師選中,刊登在當月24日的《貴州日報》上。


看到自己的作品刊出,我十分激動、高興,把上面的詩歌看了又看,愛不釋手,真不敢相信我一個下崗工人的詩歌能在《貴州日報》上刊登出來。我專門買了個文件袋把它裝好,做為紀念永遠珍藏。


《貴州日報》創刊70周年系列活動之——我與《貴州日報》征文”啟事 (點擊查看)


文/吳慶強

刊頭制作、相框設計/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吳浩宇
文字編輯/邱奕
視覺實習編輯/王濤
編審/李纓

中甲最赚钱的俱乐部 2018年开美容院赚钱吗 地下城怎么开小号赚钱 福彩15选5杀号定胆 绿化项目经理赚钱吗 街机捕鱼高手 燕赵风采20选5开奖结果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宁夏股票配资 辽宁35选7的走势 街机金蟾捕鱼a区下载安装 网上传资料赚钱 pc28投注法 什么什么的唱歌软件可以赚钱吗 开一家牛杂店能赚钱吗 为什么陌陌捕鱼打不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