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贝尔.格里尔斯刀 > 評論 > 正文

“死人貸款”敲響村鎮銀行的風險警鐘

    據《新京報》報道,河北省晉州市村民張煉軍,去世后竟然從當地的晉州恒升村鎮銀行“貸了款”。警方查明,2015年9月至2018年6月,恒升銀行股東趙良“指使和言語脅迫銀行人員,對銀行外部提供貸款資料不進行任何審查、入戶調查,編造貸款調查報告,制作貸款手續進行審批發放貸款”,涉嫌騙貸17114筆,共計26億元。而張煉軍就這樣在身后遭遇了“被貸款”。


    要知道,這家村鎮銀行的注冊資本只有5000萬元,而近三年間股東騙貸卻高達26億元!如果不是作為銀行大股東的甌海農村商業銀行介入調查,借假身份證的騙貸罪行不知道還要延續到幾時。


    這起個案的背后,是個別村鎮銀行放貸審核的全面失守,淪為了一場內部人的挖空盛宴,也可能成為誘發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導火索。而眾多金融意識、法律意識、自我?;ひ饈恫畹吶┟裨虺晌奚嫌閎?。


    首先,必須扎緊村鎮銀行的風控籬笆墻,不能讓中央的“惠民”金融政策在基層被念歪了經。


    本來,旨在“支農支小”的村鎮銀行,是為補充完善農村信貸體系,擔當服務“三農”的重要生力軍,所以在貸款渠道、貸款抵押等方面做了更多惠農的彈性化處理,降低了貸款門檻,實現農村金融服務的可及性。但是,這不是不實施正常風控措施的借口,更不能讓銀行內部的蛀蟲借機監守自盜,將惠農金融服務變成瘋狂騙貸的道具。


    “死人貸款”事件中,晉州恒升村鎮銀行貸款審核的流程全線失守,從客戶經理、支行行長到總行授信部經理、再到副行長,誰都沒有履行正常的貸款審查程序,只管批準簽字,不作核實。甚至到取貸款的時候,犯罪團伙成員直接拿冒用的身份證到窗口取現金,根本不核實身份證。如此金融風控,保障無從談起是必然結果。


    其次,案件背后是地域性的公民個人信息資料?;さ睦0?。本案的犯罪團伙成員表示:他在公司里見過一箱一箱的身份證復印件,上面全都簽過字、按過手印。他詢問這么多身份證復印件都是哪來的,說是“買來的”??杉鋇氐孤艄窀鋈誦畔?、身份證復印件、簽名到了何種瘋狂地步。打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,早在10年之前就被寫入了《刑法》,此類犯罪作為源頭性犯罪,早已成為洗錢、騙貸金融犯罪的重要環節,社會危害極大。


    于此而言,金融監管和公安機關應該向當地村民及時普及個人信息安全?;ぶ?,讓村民繃緊管好身份證、不隨便簽名這根弦。當地更要凈化基層微環境,對于“收購”“借用”個人身份信息的違法行為,必須露頭就打,不能姑息。要明白,倒賣公民個人信息只是整個犯罪鏈條的冰山一角,絕不能忽視。


    村鎮銀行提供農戶聯保貸款,本來是幫助農戶解決生產經營、消費需求的,屬于普惠金融的重要形式。不少村鎮銀行也的確提供了更便捷的惠農金融服務。但是,金融風險控制的底線不容挑戰,貸款用途審核、身份核實、入戶調查、貸款現金發放的審核,容不得絲毫懈怠?!八廊舜睢鋇哪志?,在督促事后追責的同時,也敲響了村鎮銀行的金融風險警鐘。


     (來源:光明網)


作者  沈彬

編輯林  曉明

編審  馬剛

辛运28开奖 元游棋牌通比牛牛 贵州十一选五APP下载 360老时时彩开奖 金丰彩票群 农村开废品站能赚钱吗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 触手之家怎么赚钱 北京延庆什么行业赚钱 买彩票自己怎么做计划 广西淘宝快3开奖 广东时时彩app下载 福彩开奖结果 网上棋牌怎么才能赢 昨天福彩快3开奖情况 2019年电脑维修还赚钱吗